中国传媒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481期(2017年10月10日) - 第08版:第08版      语音播报
 

忆家玲

作者:任卫新

  家玲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这一走,实在太远了。他是我在一九七六年调入当时的中央广播事业局,也就是今天的国家广电总局第一个认识的文学朋友。也是我进入北京后认识的最早的一个知心朋友。那时我二十四岁,家玲大我十二岁。
  那时,他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学组当编辑,记得似乎我们是在图书阅览室里认识的。于是,他常在工作闲余来到我既是办公室又兼卧室的斗室里来聊天。聊文学,聊诗。每聊,彼此话题聊不完。
  我还记得,一个初冬,我们一起曾经在几乎没有任何游人的颐和园去散步聊天,就像我和朦胧派诗人江河等夜半在圆明园与天安门纪念碑下相聚聊天一样。那个时候,文学是纯净的。
  后来,他回到了他曾经从那里毕业的广播学院去教书,彼此相隔的距离远了,聊天的机会少了。但是,当他作为编剧去参加拍摄电影《周恩来》的时候,给我打来电话,请我去为他给学生们代课。对此,我当然是欣然应允。
  再到后来,我们同时又进入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戴维宇出任总导演拍摄的十六集纪录片《伟人周恩来》剧组。在我和他的分工中,我做出提议:我署名为撰稿人,宋家玲署名为总编辑。
  以上这些,就是时光给我留下的一些记忆的碎片。谨以此记忆作为我追思他远行的目光吧。
  家玲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沉思良久,我理解。因为他是个有苦放在自己心里不愿外露的人。可这一走,实在太远了。这一走,他没有回首,却让我的追思对着那些时光回首。
  (作者为国家一级编剧,多年春晚总撰稿,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文学总执笔。)
S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坚定文化自信,积极推进文化强校建设
· 被寄存的城事 本文包含图片
· 忆家玲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