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526期:第03版:第03版

教师代表安明泰: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我是戏剧影视学院团委书记安明泰,现在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镇察尔森嘎查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很荣幸能作为教师代表在此发言。因为今年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学校派驻了文化产业研究院的副院长刘京晶教授和我来到内蒙古,来到大草原,为全国的脱贫攻坚决战添砖加瓦。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们嘎查的“意布格乐图敖包”,“意布格乐图”翻译成汉语是“恩惠”的意思。敖包是古时蒙古族游牧时为了记忆道路而堆放制作,现在路标的作用已经减弱,取而代之的成为蒙古族祭祀和信仰的标志。今天选在这个吉祥神圣的地方就是要恭喜大家,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实践,最终到了毕业的这个高光时刻。
  我想跟大家分享三个词语。分别是:“中国”、“传媒”、“大学”。
  先来说“中国”。我知道今年毕业的大家真的很不容易,从过年开始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只能呆在家中做毕设,找工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习总书记对“90后”北大援鄂医疗队的回信中说过“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我们虽不能像医护工作者一样把生命置之度外,义无反顾地去抗击病魔,但也希望大家不要被眼前的困难和不顺所击垮。正如否卦第六爻的爻辞:倾否,先否后喜。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否极泰来”。
  “中国”可不仅仅局限于北上广深这几个大城市。太多的年轻人向往大城市的生活,削尖了脑袋都想留下。哪怕每天通勤4个小时,哪怕租住在十几平方米的单间,哪怕为了面子也要跟父母说我过得很好,然后微信发文字委婉的表达能否再转些生活费。我希望大家放假可以回一下家乡,看看自己的家乡还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落后吗?我来村里之前幻想过贫困村的生活,肯定每天要去挑水,做饭时要生火,可能因为网不好要跟荣耀、吃鸡saygoodbye了。但现实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虽然是贫困村,但家家通自来水,想做饭有电磁炉液化气,不但有4G网络,而且还正在建设5G的基站。大家可能在北京见惯了高楼大厦,可是真正到了贫困村才能体会到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和强大。一个贫困村的基建尚且如此,那你说你的家乡呢?而且现在国家出台了“大学生村官”、西部就业计划、大学生创业计划、志愿入伍等一系列的优惠政策,你是不是也多从自己学院就业指导老师那多了解一下。
  我知道大家会有顾虑,小城市没有那么多就业机会,自己所学的知识无法在家乡施展等等,下面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词:“传媒”。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新媒体、融媒体大家已经不在陌生,传统媒体也在新媒体的冲击下不断转型。而各位的家乡虽然在基础建设方面可能成效斐然,但是人才的流失才是需要治疗的顽疾。来到嘎查之后我才发现年轻人去城里打工了,留下的都是40岁以上的人在种地,在放牛,我能理解大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是让我痛心的是这里的绿水青山不为外人所知,这里黑土种出的有机水稻无法进入外地人的餐桌,这里不吃饲料吃玉米吃虫子长大的牛羊家禽飞不进我们的视野。为什么?因为不会利用互联网,不会利用新媒体。我相信这可能也是你家乡的缩影吧!但这不正是我们“传媒人”的优势吗?我们见证了传统媒体的兴衰,见证了新媒体的诞生,见证了电子商务的繁荣。并且我们都有幸在传媒行业最顶尖的学府深造。你不正是治疗自己家乡顽疾的良药吗?
  最后说一下“大学”。我们学校一直是以培养“弘道崇德、经世致用”的传媒人为目标的,在学校里学习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是希望大家有大格局、大视野、大情怀,勇作时代的弄潮儿。借用廖祥忠校长在《从媒体融合到融合媒体:电视人的抉择与进路》文章中所谈及的:当下,我们正处在融合媒体的中期,基于技术融合的融合媒体正在出现。未来,VR将颠覆接收端,5G将统一传输平台,AI将重组生产端。在这AI领衔、5G驱动、VR崛起的融合媒体时代,你自己的辉煌需要你自己去铸就。
  “这里是终点,也是起点”,“元亨,利牝马之贞”是我希望与大家共勉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今天你以中传为荣,明天中传将以你为傲。
《中国传媒大学校报》 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 订阅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