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535期:第07版:第07版

“媒介与女性教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中国设立的第十八个教席, 也是中国在信息传播领域和性别研究领域的首个教席” , 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琴老师介绍道。 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成立于2004年, 宗旨是拓展媒介与女性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 推动媒介对性别平等理念的传播、 促进女性自身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 今年11月, “媒介与女性” 教席获批延期四年, 设立至今十六载, 科研、 教学、 社会合作与学术交流成果斐然。

媒介与女性: 向世界传播她们的声音



作者:记者/刘芷岑





  以“改善妇女发展的媒体生态”为诉求“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但在今天看来,女性在社会中很多地方依然没有取得平等的地位和角色。我们需要在女性发展和性别平等方面继续进行研究和推进。我们学校在性别研究方面有一定的基础,加上我校也是国内媒介传播领域中的佼佼者,所以在研究中心成立一年之后,学校就举全校之力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媒介与女性教席。我们的申报材料获得了教科文组织的认可,2005年9月,教科文组织在我校设了“媒介与女性”教席——UNESCOChaironMediaandGender。”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琴老师讲起了教席设立的过程。“联合国在教育、科学、文化和信息四大领域分别有不同的教席。在中国的18个教席中,我们是信息传播领域和性别研究领域的唯一教席。”
  建立合作关系后,教席不断推进科研与培训、加强社会合作、负责了教科文组织一些重要作品的翻译和推广工作,长期保持同教科文组织的密切友好联系。“我们申请成功并完成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IPDC项目(传播发展国际项目)“提升中国大众传媒的性别意识”,连续出版了《媒介与女性蓝皮书:中国媒介与女性发展报告》。此外,我们还翻译出版了教科文组织的《媒体性别敏感指标》,做了针对中国媒体的性别敏感监测,推进媒体实践的性别平等。目前我们也在进一步编制中国本土的媒体性别敏感评估指标,并希望通过和全国妇联的合作,在中国推广。”“针对新闻教育的发展,我们翻译和出版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闻教育新课程纲要》,推广教科文组织对新闻教育的倡导。”
  针对国内现状,研究中心也始终在为维护女性权益、推动性别平等付出努力。“今天的媒体很关注性别议题,但是很多人、很多媒体都缺乏性别意识,导致很多媒体报道存在偏差,甚至造成对女性的二次伤害。我们也在尝试将教科文组织的重要作品做本土化推广并落地实施,使其在当下的环境中真正发挥作用。”
  “现在有个说法叫做新闻的女性化。但我们要看到的另外一个问题是,虽然新闻领域女性的数量在不断的增加,但是真正进入权力层、成为媒体把关人的女性还是非常少。根据之前的一些研究,女性媒体从业人员里,中层管理人员大约能够占到30%,但高层领导大约只有8%。”面对职场的性别天花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年都推广的一个主题活动是“三八节女性制作新闻”,这个活动倡导世界各国的媒体机构在三月八日当天,由女性负责新闻制作、审核和发布的全流程工作,推动媒体中的性别平等。媒介与女性教席也连续多年开展了“三八节女性制作新闻”的主题推广活动,活动得到了教科文组织总部官网的报道,“这是对我们很大的肯定。”
  研究中心是教科文组织“媒介与女性”教席的运行机构,也是全国妇联和中国妇女研究会妇女/性别的研究和培训基地。中心研究人员参与了《2020-2030年中国妇女发展纲要》的编制工作,推动将媒体性别敏感指标纳入纲要的策略措施中。“这样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针对媒体内容进行性别平等的评估和监测。”
扭转女性在舆论场的地位和生存空间社会大环境在悄然革新,媒体环境已然从以前的大众媒体舆论场进入到新媒体舆论场。在新媒体的舆论环境中,女性发声不断彰显,性别歧视的存在空间被不断挤压。
  “最明显的是年轻一代的女性,她们的性别意识更强了,这与性别平权的推广工作和研究推动有关系。”近年来,女性媒介素养和性别意识有很大提升,这对于我们今天在媒介领域和整个社会范围内去推进性别平等、提升女性的地位,都是非常有效的。“新一代女性在今天的媒体舆论场中是有声音,有力量的,女性们正在被看见、被听见,社会正在向着更加平等的方向进步。这是特别令人感到欣喜的现象。但另一方面,在今天的新媒体舆论场中,要看到媒体发展带来的一些新问题,例如相当一部分针对女性的暴力是通过新媒体技术来实施的。“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一个媒介化的社会,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和媒介密切联系。这其实也给我们做媒介和性别研究提出了更多的挑战。”
  放眼社会舆论空间,女性权益正在被看见、被重视。例如,月经问题被广泛讨论正是其真实写照之一。从去年媒体关注的月经羞耻到今年被大家讨论的月经贫困,我们不仅需要看到月经关系到文化观念,还要知道现实中也存在切实的经济问题。“性别研究,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观念、有行动、有推进。”在某种意义上,女性话题进入公共舆论空间就是打破一种禁忌,而绝非把这个话题藏起来,让它变成女性间的私密话题。这种私密化的过程本身是对女性权益的一种打压,不能谈就谈不上推进女性权益。“传媒大学有很多同学是关注性别议题的,近几年的观念转变和行动推进,都非常好地展现了我们学校在这方面开放的活动空间以及大家敏锐的行动力,这也是让我对未来媒介和性别平等的发展进程比较有信心的一个原因。”
扎根的研究和实践土壤
目前国内有许多机构和民间组织在推进性别研究,但真正聚焦到媒体领域的研究不多,得天独厚的平台和资源为研究中心的发展和成果的取得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一方面,中心有广泛的社会联系。研究中心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妇联、妇女研究学界以及相关社会公益组织有着密切的合作和深入的交流。“可以连接各方面平台和资源,在当下中国去推进媒介和女性发展的力量。”
  另一方面的优势在于一批研究生人才力量。从06年开始,学校在传播学专业下开设了媒介与女性研究方向,2019年更名为性别传播方向。“其实是带动了一批青年学生去真正关注这一领域,为学术发展增添了新的研究力量。我们中心老师也给本科生开设了公选课程,去让学生们了解这些知识。”
  学校的大力支持是保障中心和教席
推进研究、取得成果的关键。“从一开始成立,学校就在组织和人才等方面给了我们有力的保障。教席每两年左右举行一次教席论坛,邀请国内外学者进行深入的学术讨论,至今论坛已经举行了八届。我们的每一次项目活动,包括出版的成果,都是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完成的。”
教席未来的发展计划
关于教席近期的活动计划,王琴老师谈到,“会继续有跟教科文组织合作的一些项目和出版计划。首先是关于女性媒介素养的研究,还有针对性别议题的表达和国际话语权的研究等,都会集结成研究成果出版。会继续举办中国新媒体短片节女性单元,还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女性领导培训方面做出推进。”
  媒介与性别领域的研究、行动和推进,最重要的目标是在媒体领域实现性别平等。“性别平等不仅仅是指男女的平等。性别是多元化的,海外的很多研究也会关注到性少数群体,关注他们在媒体中的被呈现以及利用媒介资源为自己争取权益等等。”
  在过去的四年间,教席圆满实现了协议中规定的工作目标,包括承担以中国妇女状况为主题的国家研究项目、翻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物,以及开展国家人才培养基地项目——“一带一路”杰出女性领导力培训课程等,“在研究领域、教学领域、培训领域以及国际合作领域等方面取得的丰富成果受到了教科文组织的高度评价”。
  今年11月,我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媒介与女性”教席获批延期四年。活动计划中“加强与教科文组织合作,开展高质量的科研及培训,以改善妇女发展的媒体生态”的内容受到了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部门主任彼得·威尔斯先生的肯定。
  对于教席和研究中心的发展,王琴老师表示,“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将中心和教席建设为在媒介与性别领域的国家级智库。从目前的成果看,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前行的空间。”
《中国传媒大学校报》 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 订阅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