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媒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481期(2017年10月10日) - 第02版:第02版      语音播报
 

“网红学院” 定位不妨再高一点

作者:文/董子愉


制图/曹媛清纯


  近日,重庆工程学院开设的“网红学院”引发网友热议,其课程设置与“网红”是否有资格成为专业成为了受质疑的重点。事实上这个“网红学院”并不是独立学院,也不是具体专业,而是学校与企业进行“校企共建”的一个培训项目。课程主要集中在塑形、直播技巧与录视频上热门的实践,理论部分只有一门“心理学”。培养目标定位明确:能做好直播、哄来礼物的主播,最后为直播平台或网络公司所用。
  本质上与其他网红培训机构并无二致,只是高校牵头做了噱头。
  有教育专家称:“‘网红’目前不能被称为一种职业,作为一种新兴现象,它没有相关学科内涵,还不能够成为一个学院或专业的基础。”说这话的人忽略了当下网络环境中数量庞大的网红群体为商、艺、文、娱等行业带来的巨大流量与经济效益。而从运营角度看,网红运营与品牌运营并无大差异,均以平台为载体,用内容吸引粉丝以出售商品。只不过网红的“商品”还包括利用自己的流量从事营销等隐形价值。从某种意义上看,拥有大数量、高质量粉丝群的网红也是品牌形式的一种。“网红经济”是现在及未来不可忽视的新型商业模式,高校本应面向就业培养学生,自然要与时俱进。
  很多人认为当网红就是拍视频、做直播,以“色”创收,其实不然,网红业也有高端与低端之分。现有“网红学院”靠投喂直播技巧批量生产的,只是“小网红”,这类网红通过直播与索要礼物获得收入,在一些直播平台上拥有影响力,但难以广泛地被公知共知。这也与他们输出内容的单一、低档次有关。与之相对的“大网红”,如papi酱、咪蒙、罗胖等,或者一些知名博主ChiaraFerragni,则拥有几近于明星的影响力与强大的话语权。
  “大网红”不会有直接向粉丝伸手要钱的“掉价”行为,而是通过内容输出建设自己的用户群体。“大网红”的基础是要有辨识度,在某个大众关注领域有专业素养,然后与团队合作。术业有专攻,一个人不太可能既写得了软文,又做的了策划,既谈的下合同,又抖得了机灵。即使真的有这么全能的人,他也没有充裕的时间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网红本人提供干货,团队负责运营是较为常见的模式。
  倘若高校真能开设一个网红专业,定位应该更高一点,从网红背后的团队入手,理想状态应像我校今年新开的“电子竞技”专业,培养熟悉整个运营过程各环节操作的统筹型人才。有网红就会有想当网红的人、有想把别人包装成网红以获利的人、有需要网红参与营销的人、有被网红影响而选择商品的人,这是完整的产业链,需要专业的复合型人才。
  开设“网红学院”不能只是跟风,要真正考虑专业素质的培养。正如电子商务风靡时,许多学校都跟风设置了电子商务专业,课程却仅是“电子”与“商务”的整合。没有严谨系统有专业特色的教学计划,怎能培养出专业的人才?
  但如何在没有前人经验的情况下设置课程、选择教材的确是一个问题。没有人能明确说出网红的正确模式,现下许多网红都存着“捞一笔是一笔”的心态,选择衣服等快销商品急着把流量变现,却少有人把其当事业经营。papi酱团队完成1200万融资、构建papitube已经是努力拓展可能性,但前路如何无人可知。网红经济在新媒体时代应运而生,野蛮生长,相关研究却远远没有跟上。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妨先把螃蟹研究透彻,从丰富的案例入手,充分积累,努力探索学科内涵。
  一个词的含义是随社会语境变化的,也许当更多有知识、有规划、有专业素养的职业网红与团队进入网红业,能肃清当下乱象,培养更多正能量、有贡献的网红。“网红”会成为像护士、教师这样拥有能胜任工作的足够技能的人的称谓,而不是一提起它,就想起僵硬的假脸、低开的衣领、做作的发嗲,与污秽不堪的弹幕。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在加强治理中实现网络文化向上向善发展
· “网红学院” 定位不妨再高一点 本文包含图片
· 莫将学生组织污名化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