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版 下一版 第481期:第08版:第08版

忆家玲



作者:任卫新



  家玲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这一走,实在太远了。他是我在一九七六年调入当时的中央广播事业局,也就是今天的国家广电总局第一个认识的文学朋友。也是我进入北京后认识的最早的一个知心朋友。那时我二十四岁,家玲大我十二岁。
  那时,他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学组当编辑,记得似乎我们是在图书阅览室里认识的。于是,他常在工作闲余来到我既是办公室又兼卧室的斗室里来聊天。聊文学,聊诗。每聊,彼此话题聊不完。
  我还记得,一个初冬,我们一起曾经在几乎没有任何游人的颐和园去散步聊天,就像我和朦胧派诗人江河等夜半在圆明园与天安门纪念碑下相聚聊天一样。那个时候,文学是纯净的。
  后来,他回到了他曾经从那里毕业的广播学院去教书,彼此相隔的距离远了,聊天的机会少了。但是,当他作为编剧去参加拍摄电影《周恩来》的时候,给我打来电话,请我去为他给学生们代课。对此,我当然是欣然应允。
  再到后来,我们同时又进入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戴维宇出任总导演拍摄的十六集纪录片《伟人周恩来》剧组。在我和他的分工中,我做出提议:我署名为撰稿人,宋家玲署名为总编辑。
  以上这些,就是时光给我留下的一些记忆的碎片。谨以此记忆作为我追思他远行的目光吧。
  家玲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沉思良久,我理解。因为他是个有苦放在自己心里不愿外露的人。可这一走,实在太远了。这一走,他没有回首,却让我的追思对着那些时光回首。
  (作者为国家一级编剧,多年春晚总撰稿,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文学总执笔。)
S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中国传媒大学 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